寂靈

请原谅我

【杰佣】我可能追了个假星[5]

偶像杰克x粉丝奈布
ooc有
注意避雷
空军佣兵姐弟私设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奈布躺在床上,双眼盯着从窗帘透进来的阳光。床头柜上的闹钟在不停地叫唤,叫的有些心烦。奈布把摔坏闹钟的心思收了回来,把闹钟关了打算再躺几分钟。他的脸不停的在枕头上蹭了蹭,试图把自己蹭醒。听着房间门外电视剧的声音,奈布从床上爬了起来。下意识地看了下手机,今天周日。屏幕上闪着艾玛的头像,一看就是知道让自己不要迟到什么的。

 

“早…..”他无意识地挠着自己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。“早啊,快去洗漱,早饭在桌子上。”“好。”玛尔塔看着自己的弟弟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就知道他昨晚没睡好,她也没怎么在意,毕竟自己弟弟熬夜也是家常便饭了,自己最多也只是说他几句,她想了一下又继续看她的电视剧去了。

 

杰克的live是下午的,所以我昨晚一晚上没睡着是为了什么..…奈布这么想着。奈布用水在脸上乱抹,试图让自己清醒点。

 

饭桌上是三明治,玛尔塔平时不怎么做三明治,主要都是以粥为主。“对了奈布,那场live是什么时候的?”“下午三点。”奈布看着玛尔塔给自己倒的牛奶,皱了皱眉头一口喝完。“我就不开车了,怕堵,我们坐公交好了。”“噢…..”

 

“姐你快点….”奈布催着还在房间里的玛尔塔。“诶奈布你说蓝色的好看还是黄色的好看?”玛尔塔拿着两件裙子在镜子前比试。不都一样吗……奈布在心里吐槽。“蓝色的吧。”“可是我又喜欢黄的……”他无语地看着自己的姐姐,一时除了吐槽竟无话可说。“那你快点吧…..”

 

匆匆忙忙地赶到会场,奈布看到艾玛和艾米丽牵着手朝自己挥手。“你们到得挺早。”奈布笑了笑。玛尔塔向她们做了自我介绍,她们表示也很开心认识玛尔塔。好不容易排了近半个小时的队进了会场,看着手机距离开场还差一段时间,奈布打算随便走走,毕竟自己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。

 

在走廊里,奈布寻找着洗手间,又开始犯困了…..奈布揉了揉眼睛。“啊,不好意思撞到您了,抱歉。”奈布抬起头,是一位黑发的男青年,还戴着口罩和墨镜,看起来别扭极了。“啊不,应该道歉的是我才对。”奈布也没怎么在意,只是觉得声音有些耳熟。“您看起来状态不太好,没事吗?”那位男青年语气中多了些担忧。“我…没事的。”“那就好,我先告辞了。”看着那位男青年离开,奈布觉得那位男青年很眼熟,但又想不起来。到底….是谁呢。


【奈布中心向】Mercenary diary[1]

ooc有,注意避雷
有私设人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告诉过我,“你一定要学会坚强,一定,奈布。”但我不知怎么的泪腺莫名的发达,按照邻居家姐姐的话来说,就是个爱哭鬼。小时候我倒是没怎么留意这些东西,可是逐渐长大了,就会觉得烦闷。

不管是十四岁时生日没人来参加自己倒在床上像个傻子一样哭;还是当年在战场上被刀捅入小腹时的疼痛让他直接流出眼泪;这种生来软弱的性格让他很是苦恼。

“哟,‘奶’布,怎么在这里坐着不去训练?”白弗朝我扔了一瓶水,被我接住了。“别叫我奶布,你明知道我并不喜欢这个称呼。”我皱了皱眉头,这个外号虽然有很多人叫,但我并不太喜欢,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非常软弱。

“好的,萨贝达先生。您今天怎么没去训练啊。”白弗开玩笑似的话把我逗笑了。“最近伤口裂开了。”我并没有继续说下去,白弗倒是“哦”了一声。“那你好好休息好了,我先走啦。”“嗯,好。”我看着白弗的背影,直到消失我才低下头继续看着手里的书。白弗在我入军营时第一个认识的,也是舍友,算是关系比较好的了。我再长椅上坐了一会儿才回去。

我把兜帽放了下来,叹了口气。我知道,廓尔喀佣兵的薪水是很低的,除非成为自由佣兵。当初我来当兵也不就是因为钱吗?我看着日历,斟酌着要找个时间回家看望妈妈了,不知道她的病还好吗?到时候再顺便照张照片吧。

原本我认为自己可以一直当个平凡的佣兵,一直这么下去。直到……那场战争。

“快跑!别管我!去向上司报道情况!”我看着同伴们一个一个倒下,我意识到了这场战争并只是当初说的那么简单,而且最开始的情报就有误,在军营中,有内奸,但是并不知道是谁。“奈布!你先走!”白弗挡在了我的前面,替我挡下了致命的一枪。“不,我不会丢下你的。”

我一边搀着白弗一边吃力地躲着身后枪林弹雨,“别管我,快走……”白弗无力地推了下我,“你别理我了,替我活下去。”“你别说话,我们一定能够活着离开的。”我感受到白弗的气息变弱了,我知道,他已经活不下去了。何必自欺欺人,奈布•萨贝达,我对自己嘲讽了一句。我肩膀一疼,他从我肩上滑了下来。身后是敌国士兵们不胜其烦的炮火声,以及同伴们堆积的尸体,而我,选择了跑。

听完了上司的总结,我浑浑噩噩地推开宿舍的门。“真安静啊,白弗。”转过头,我对着空荡荡的床铺笑了一下。我感觉眼睛有些难受,下意识地去揉了一下。啊啊啊,又哭了,你可真是没用啊,可是怎么就止不住呢……

【杰佣】我可能追了个假星[4]

偶像杰克x粉丝奈布
ooc有
注意避雷
空军佣兵姐弟私设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奈布奈布!下周有一场演唱会,我这里多了一张票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啊。”艾玛在课间走向奈布的座位,晃了晃手里的门票。奈布想了一下,看向艾米丽。

 

艾玛似乎明白了奈布的意思,笑着说:“不是啦……我现在手上有四张票……原本买了两张又有人送了两张。”奈布一下子就明白了,实际上自己不是很想去当两位的电灯泡,刚想开口拒绝,“这可是杰克先生的live啊……我盯了好久才抢到的……”

 

“好啊。”奈布说出口后愣了一下,自己在说什么?!“太好了,我还以为奈布你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的!”“没……主要是我姐姐喜欢。”奈布表面上装作很平静。“反正还多出两张票,就给你啦,到时候记得去哦。”园丁把两张票放在奈布桌子上,笑着走了。奈布看着桌面上的两张票,上面印着一个白色面具和飘飞的玫瑰花瓣。他也没怎么想,就直接塞到背包里面了。

 

“姐我回来了。”奈布换好鞋子把背包放在沙发上,走进厨房看了一下正在做饭的玛尔塔。“姐你今天不用上班吗?”他帮正在忙的姐姐打了下手,“今天我们休假。”玛尔塔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。

 

“对了姐,下周日你有空吗?”“应该有,怎么了吗?”“就是,艾玛给了我两张live门票,你有空跟我去吗?”玛尔塔愣了一下,“谁的…..?”“杰克。”玛尔塔吓到把手中的碗打翻了,米饭黏糊糊地耷拉在地板上。

 

“你小心点啊,我去拿扫把。”“不是奈布你先等一下……你不是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吗?”玛尔塔抓住奈布的肩膀一本正经地问道,差点把奈布问晕了。“不是的……你之前不是说过喜欢吗我就接受了。”

 

奈布把视线移向其他方向,实际上不仅是为了玛尔塔,他自己也想去。“那就谢谢你了,我的弟弟,下周我会陪你去的。”玛尔塔像看穿了奈布的小心思,轻轻地摸了一下奈布的头


【杰佣】我可能追了个假星[3]

偶像杰克x粉丝奈布
ooc有
注意避雷
空军佣兵姐弟私设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各位辛苦了。”

 

  刚拍完杂志插图,即使杰克刚才被热得出了一身汗,但丝毫没有影响他方才的发挥。他转身向工作人员道了感谢,便去了更衣室换了套日常点的衣服。他接过经纪人递过来的水,笑着说了声谢谢。

  

“班恩先生,今天还有什么行程吗。”杰克坐在车上,询问着自己这位看着人高马大的经纪人。“.你刚才那场拍摄已经是最后一个行程了。”班恩头也不回地看着前面,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。杰克无聊地划着手机,发了一条微博。

 

@jack 今天拍摄结束了,可以期待一下[猫头]

[图片.jpg]

 

刚发出去,手机就开始滴滴滴地响。杰克总是习惯给第一个留言的点赞,他滑到下面,给一个id叫作“廓尔喀佣兵”的评论点了个赞,并关掉了手机屏幕。

  

“嗯?”奈布这个时候躺在沙发追番,突然感觉在兜里的手机抖了一下,习惯性地拿出来划开屏幕。“微博?有谁找我吗?”他打开微博,“原来是点赞啊……消一下好了…..嗯?!”奈布才刚粉杰克没多久,自然不知道杰克有点赞的习惯。

 

“杰……杰克赞我了?”奈布突然激动了一下,又想或许只是随便点点呢,但是奈布的手有它自己的想法,点开了私聊,无意识地发了句【喜欢先生】。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发现已经发出去了。“啊啊啊啊啊啊我发出去了!”奈布喊了出来。

 

“干什么啊叫这么大声。”玛尔塔脸上敷的面膜还没摘下来,一脸生气地看着奈布。“姐……我错了……”奈布瘫在沙发上,双手交叉摆着“安详”的姿势。玛尔塔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,“早点睡啊,少点熬夜了。”“好好好。”看着玛尔塔关上门后又点回了微博。

 

“还是截个图好了。”

 

【杰佣】我可能追了个假星[2]

偶像杰克x粉丝奈布
ooc有
注意避雷
空军佣兵姐弟私设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威廉,你觉得追星是个什么感觉啊……”

奈布和威廉坐在学校花园里的长板凳上,虽然两个大男人坐在这种地方违和感强烈到爆炸。“我也不是很清楚偶像……我最近倒是挺喜欢一首摇滚的曲子,主唱貌似叫……裘克。”

威廉拍了拍奈布的肩膀,“怎么,你有喜欢的star?这些事情艾玛她们可比我知道得多啊。”

奈布耸了耸肩,“我一会还有课,我先走了啊,下次陪你开黑。”他可不想把之前自己立的falg打破。威廉白了他一眼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玩moba游戏就是个坑吗。”“我觉得沉迷打野的坦克跟我也不相上下,我先走了。”奈布拿起背包转身,威廉点了点头

奈布今年22岁,上大三,成绩还能算是优秀,是个妥妥的文科生。奈布的基友威廉,和他在同一个学校,大四学生。

“艾米丽,我们下午去逛街吧。”“嗯,好啊。”

奈布在教室的位置和艾玛的比较相近,所以她们的谈话总是听的很清楚。艾玛和艾米丽是已经公开了的情侣关系,听说虽然搞定家长用了很长的时间,毕竟现在同性恋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,但是她们还是选择了在一起。奈布通常很敬佩这种不畏世俗眼光的人们,所以和艾玛她们的关系也不错。

老师还没来,奈布坐自己位置上无聊地划着手机,下意识的在微博搜索着“杰克”,并不停地往下滑,虽然发的都是一些家长里短,但是点赞和评论多得惊人。

【杰佣】我可能追了个假星[1]

偶像杰克x粉丝奈布
ooc有
注意避雷
空军佣兵姐弟私设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奈布萨贝达,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孩子,在别人面前总是一副对明星不感兴趣的样子。

“我奈布,就是从这里跳下去!死外边!都不会追星!”

“真香。”

某天,奈布的姐姐玛尔塔给他看了个视频。“mv?我对那个不感兴趣啊。”奈布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姐姐,明明她知道自己不追星的,甚至有些反感这些荧屏偶像。“嗯……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,不如……看一下?”奈布也不好推脱,就接过她的手机,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好。奈布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,两只眼睛盯着屏幕里的人,出乎意料地没有过多的厌恶,甚至产生了些许好感。啧……按照那些小女生说的,大概就是……心肌梗塞的感觉?奈布在心里这么想着。
“奈布,怎么样怎么样。”看见奈布放下手机,玛尔塔把两杯牛奶放在桌子上,自己拿起了一杯喝了一口。“还好……吧,他叫什么?”奈布自己都觉得奇怪,自己怎么居然对这种东西产生了兴趣?“怎么?你感兴趣吗?”玛尔塔差点把嘴里的牛奶吐出来,自己的弟弟不是一直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的吗。“嗯,有点,”奈布沉默了一会发现有哪里不太对,“啊不是,我觉得歌挺不错的。”“哦……?”玛尔塔有些玩味地看着他,不过自己的弟弟的年纪也不算小了,这些她也管不着。“他叫杰克,是最近挺火的一个偶像。”奈布支支吾吾地应了声嗯就回房间去了。
“杰克啊……..有点好奇。”奈布打开电脑,在百度上搜了“杰克”两个字,“杰克……杰克杰克杰克杰克……啊找到了”跳出来的页面上第一个词条就是关于这位偶像的。“杰克……25岁,d5公司旗下的艺人……”百度里面介绍的清清楚楚。“代表作…..代表作是《Nowhere to be found》?”
  奈布特地去找了这首歌,发现是自己刚才听的曲子,一时也懒得去换个直接戴上耳机开了单曲循环去打游戏了。听着耳机里循环出现的声音,时不时会跟着唱一两句。

“Hey girl, you lost me in your heart.”

“You keep me from finding my way.”

闲的蛋疼画了个sal,
感觉怎么看都不像emmmmm
画风粗糙慎,崩坏风

【伞良】天堂邻居 {4

ooc致歉

我能保证的就是不be(不是

还有,剧情非常的狗!血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多多,我这里有两张人间五日游的票。”

苏沐秋刚从外面回来。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票在十束面前晃了晃。“沐秋,我是多多良,不是多多……算了。”他叹了口气,接着说道,“你是怎么拿到的?我记得这种票十分昂贵啊?”

“没什么啦,多多你想要去哪里吗?”苏沐秋坐在沙发上,笑着拍了拍十束的肩膀。“我想回咲舞罗看看……你呢,沐球?”十束低下头,金色的头发无力地搭在脸的两边,好看的粽瞳也微微眯了起来。

苏沐秋一时也笑不出来,也想不出怎么去安慰眼前的人。“没事没事,只是回去看一眼,沐球呢?你想去哪吗?”十束不是很想继续这个话题,转过身子去问苏沐秋。

“我吗……我想回去看看我一个老朋友。”

“一起去吧。”十束坚定地说。

“嗯。”

他们在人间待的第二天,正好是人间的清明节,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顺利地过来。苏沐秋和十束打了个车去到了南山,正巧看见了自己的妹妹和叶修,还有一个黑发女性。苏沐秋下意识地扯了扯自己的口罩。“是他们吧?”十束一眼就看了出来,拉了拉苏沐秋的袖子。“嗯对……那个是我的妹妹,和我的朋友。”

【伞良】天堂邻居{3

ooc致歉


我能保证的就是不be(不是

还有,剧情非常的狗!血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十束,今晚想吃什么?”苏沐秋围着十束买的红色围裙,手里还拿着锅铲。虽然说是天堂……实际上和原来的生活没什么两样,只不过没有荣耀,也没有七王。

“嗯……不知道……沐秋呢?”“我也没想好吃什么……”

……

“没事没事,会有办法的。”十束打破了这神奇的沉默,“要不……吃茄子?”苏沐秋想了想,说道。“好啊,炒茄子。”“唔……十束你想吃豆腐吗?”“沐秋想吃的话我也可以哦。”

“那行吧,我换个衣服就出门买菜,十束别看太久手机。”“知道啦……我也要肝稿子的嘛……”目送苏沐秋出门后,十束多多良点开企鹅,看见某个叫做的人给自己发了一篇文,不认识……不看不看!他闲的无聊随便在乐乎翻翻,偶然看见……尊礼!r18!妈耶自己吃的cp有车了!!!!!!

“咳……我只是好奇……好奇……无意看见的……”十束一边催眠着自己一边点开那篇尊礼文,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。

哦妈耶周防哪有这么霸道总裁!不存在的!!!!妈耶我的世界观!!呃……

“十束我回来啦,你……怎么了……”苏沐秋回来,看见十束用手指戳着屏幕,像是要把手机戳烂一样。

“啊沐秋你回来啦,没……没事。”十束抬起头,苏沐秋看见他印堂发黑,满脸眉毛。

【伞良】天堂邻居{2


ooc致歉


我能保证的就是不be(不是

还有,剧情非常的狗!血!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闹钟不停地响着,声音让人有些厌烦。十束睁开眼睛,看着天花板发呆。“算了,起床吧。”他用手撑着身子,坐在床上,坐了一会又干脆闭上眼睛再睡一会。“算了等一下吧,反正现在这么冷,沐秋一定也没有起床吧?”


唔……睡不着……算了还是起床吧。

一阵刷牙洗漱后,十束就听到一阵敲门声。苏沐秋正拿着早餐乖巧地站在门口。“沐秋?怎么这么早?”十束开门让苏沐秋进来坐,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,带着些歉意:“不好意思啊,我才刚起床。”“没关系的,我刚刚出门买早餐,顺便给你带了一份,你应该没有吃吧?”十束的心里有些暖暖的,向苏沐秋道谢。“没事没事,顺便而已。”他这么说道。

“话说十束,你才刚起来吗?现在都快中午了哦。”苏沐秋似笑非笑地来着十束,看得十束脸有些红了,尴尬地说:“其实我已经……醒过一次了,不过又……睡着了……”他越说越小声。苏沐秋没憋住,“噗……”“真是的,请不要再笑我了……”十束把脸埋到臂弯里,小声地说。

“我不是在笑你啦……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爱。”苏沐秋伸出手揉了揉十束软软的棕发。 这个动作持续了一会儿,苏沐秋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,别过脸去。“我……我没别的意思哦,我只是觉得……你很可爱。”泛红的耳根早已出卖了他,十束把头枕在苏沐秋肩上,“没关系的哦,沐秋……很温柔呢。”